火腿肠和果冻还像当年一样难撕开吗

火腿肠和果冻,在每个人的童年记忆里都是重要的一部分,但很多人对它都是又爱又恨。吃的时候愉悦,拆开包装时尴尬,吃相不咋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们还像当年一样难开吗?

火腿肠和果冻,在每个人的童年记忆里都是重要的一部分,但大多数人对它都是又爱又恨。虽然吃的时候很愉悦,但一般拆开包装都颇为艰难,吃相不怎么样。

为此,我们逛了普通和进口超市买了中日韩三国的十多种产品,并且找到了在日本学制造业、对快消品包装颇有研究的朋友@前夜,给我们科普了岛国是怎么吃火腿肠和果冻的。

先说一个悲伤的事实,五个架子上的火腿肠,无论是双汇、金锣还是雨润,肉味鸡味玉米味,基本都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包装。

这种传统的包装设计,你们懂的。如果想从两头撕就得把金属的箍头咬下来,又或者对着缝咬一个口再从上往下撕下来,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小虎牙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精湛的。

然而就当我们以为这场火腿肠大阅兵要一无所获之时,终于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那就是:双汇鱼肉火腿肠!!

红条本身就非常难撕,第一下愣是没撕下来,而第二下好不容易终于撕下了红条,但却发现情比金坚,藕断丝连…

咦,看了半天,怎么都是鱼肉肠的设计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如果是猪肉制品,在国外是很少有我们熟悉的那种肠状设计的。

所以我们自童年开始就纠结的火腿肠包装问题,在国外其实并不存在。也许没什么学习国外包装的机会,也是国内火腿肠包装多年没有改进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