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峰忆旧:鲁迅送金华火腿

文中多次提到了鲁迅、潘汉年以及刘鼎、董健吾、李杜、、史沫特莱、蔡叔厚、施复亮、徐强(老金)等,还有、周恩来、张闻天、康生等。对到延安;对两个孩子(岸英、岸青)在上海情况以及送往苏联等尽人皆知又说法各异的事情,较详细地谈了原委和经过;对鲁迅送金华火腿等食物经过等,有着较权威的说明。

文中还提到了三十年代上海左联情况:1936年初(左联等团体解散后)成立的“临委”,当时文化界尚未失去关系的党员,(确实有多少人我的确说不上来),现在照回忆估计起来大概有五十多人有联系的,这些人我现在记得名字的有周扬、夏衍、钱俊瑞、邓洁、胡乔木、李凡夫、夏征农、梅益、艾思奇、何干之、王学文、钱亦石、沙汀、任白戈、周立波、何家槐、陈荒煤、吕骥、张庚、于伶等。文艺界中有一部分党员(大概十多个人)是同周扬有不同意见的,在1936年初,左联等团体解散后,他们就同原文委和1936年初成立的“临委”都没有联系,他们自己也没有另外的组织,只是分散存在相互间有来往。这些人中,我现在说得出名字的有周文、何谷天、王尧山、路丁、沙可夫、聂绀弩、叶紫、舒群、罗烽、吴奚如等。

有关1936年9、10月间鲁迅先生通过冯雪峰送远在陕北的金华火腿一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因此,此文只是将有关鲁迅托其送远在陕北的金华火腿一事的有关段落摘录于此,请“冯雪峰出来”作证。并述有自己浅薄认识,供研究者参考。

我看到的文章有阎纲的《鲁迅送给的书籍和食物》:1976年9月14日(冯雪峰1976年1月31日去世——作者注),庆生弟陪我走进西安市委王林的办公室。我说,我们慕名而来,想证明鲁迅送火腿的史实。

据王林回忆,1936年10月初,冯雪峰回上海不久,说当时鲁迅有一点钱在他身上,他就替鲁迅买了火腿和十几条半线半毛的围巾,连同鲁迅在病中编辑、校对后刚出版的瞿秋白遗作《海上述林》上卷,由地下交通转送到西安后再转交陕北,送给物质生活极度匮乏的和周恩来等中央,并嘱咐说:皮脊面的一本《海上述林》送给,蓝绒面的一本送给周恩来。此外,冯雪峰还单独给毛主席送去几听纸烟。可惜火腿和香烟在西安就被别的同志瓜分了,只有那围巾是送到了的。

我说:有人考证,鲁迅前后送过两次火腿,第一次没有送到,第二次送到了。有人说,火腿不是鲁迅托雪峰送的,而是一些教授先生们送的。也有人说,教授们送并不说明鲁迅没有再送。

王林非常认真地听着,说这些情况他大致了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除冯雪峰外,没有人再出来作证。但是,我是当事人,是我亲自送到毛主席手里的,这一点千真万确。鲁迅先生送来的书籍和食物,包括火腿、肉松、巧克力糖等,单独放在一起,占了整个一麻袋。毛主席看见鲁迅的食物,沉思了一阵,然后大笑,风趣地说:“可以大嚼一顿了。”

1936年,正在重病中的鲁迅仍很惦记中央和。他不止一次地考虑过:应该给送点礼物,以表示自己对“寄托中国与人类希望”的党中央和的敬佩之意。

那么,送些什么好呢?鲁迅最终接受了冯雪峰(当时任上海办事处副主任)的建议,决定给送两只上好的金华火腿。事情定下来后,冯雪峰便让自己的秘书周文到南京路上去选购。

不久,周文从上海带了这两只内藏有鲁迅给的一封亲笔信的火腿,坐火车到了西安。在西安,火腿转至(派驻杨虎城部代表)之手。将火腿由西安带到延安,然后再经地下交通站秘密送到当时中央所在地保安。收到了经过辗转送来的这份珍贵的礼物,非常高兴,风趣地说:“可以大嚼一顿了。”随即将火腿切成许多块,分送给一些同志享用。

在鲁迅逝世前不久,即1936年10月初或9月底,我曾由交通送一只金华火腿(鲁迅送给主席的)三罐或五罐白锡包香烟(是我送给主席的),一二十条围巾(我为中央领导同志买的)到西安转延安。我记得以后刘鼎对我说过鲁迅送的火腿和东西,都已送到了中央了的话。这是我记得完全确实的。我一到延安就知道火腿和纸烟都没有送到,只有围巾是送到的。我见到主席时,主席只说他知道鲁迅送火腿的事情。张闻天对我说过,火腿和纸烟都给西安他们吃掉了,围巾是送到的。张闻天的话,我也记得确实的。

根据冯雪峰回忆材料,我认为阎纲、王先金以上说法和摘引的材料,都不准确或者说都不甚准确。一是,没有见到鲁迅送火腿的同时送书籍的记载;二是,鲁迅送一只火腿于远在陕北的,是有着东方人“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理念,更主要的是表明对,对中国党的同情与信心。再说,鲁迅第一次托冯雪峰送火腿时,他已重病在身,不可能再送第二次;三是,教授们送火腿之说更没根据,因为鲁迅送火腿和未收到之事,当时不可能尽人皆知,教授们也不可能那样凑巧,送的又是火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