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留学生的意外死亡和一个崩塌的火腿肠帝国

一个叫毕习习的女留学生,在英国被当酒保的帅气男友残酷家暴,最终被害。这件发生在2016年下半年的旧案,最近开庭审理,于是重新暴露在公众视线中。媒体的关注点指向该女生的家庭背景。

其父毕国祥,曾是江苏雨润集团的创始合伙人和总裁,现为江苏润恒、天津宝迪的老板,与正接受调查的雨润老板祝义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毕习习家境殷实,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当然,这些背景对于案件本身而言并不重要。一位国人在海外如此横遭不幸,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深的同情。

这件人身伤害案本身比较简单,拆无可拆,拆姐不想过多演绎。只等异国法庭及时给一个说法,给坏人应得的惩戒,给逝者及其家庭一个公平正义的安慰。

众所周知,拆姐的专业是地产与金融,负责提供独家而核心的商业八卦。拆姐想说说毕习习背后,两个家庭与两家企业的故事。

拆姐一直觉得,中国有两类企业。一种是离不开老板的企业,严肃死板,浑身上下满满都是实际控制人的意志体现。一旦老板遭遇意外,往往会出现崩塌式的企业危机,如佳兆业,如雨润。

毫无疑问,后一种企业,才是一种比较高级而成熟的模式,虽然也会有内部人控制等诸多风险。中国99%的企业,还都处在第一种阶段。

这种矛盾很有意思。换一种抽象的说法,这是资本(尤其是大股东)的自私属性,与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的公共属性之间,亘古不变的较量。

从2015年开始,江苏的反腐走向深入。2015年3月,总部位于南京的江苏雨润集团老板祝义财开始被监视居住,配合调查,从此处在失联状态,远离公众视线。至今已经快两年了。

这两年,雨润旗下各项业务,走过一条典型的下滑曲线。尤其是房地产和食品业务,受冲击甚大。普通人熟知雨润,可能在于超市中的火腿肠。但其实,雨润还是一家体量庞大的地产企业。

雨润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雨润食品中央商场,分别对应雨润的食品和商业地产运营业务。此外还有房地产开发、农产品物流和保险业务。

雨润危机在债市上有最直观的反应,可谓惊心动魄,几次出现违约险情,并最终在2016年3月出现短融债券违约,并产生交叉违约。

一年多时间里,位于南京建邺区雨润大街的雨润总部,走进过十余个形形色色的尽调队伍,如融创,如碧桂园,如海航。拆姐的团队,在曾在那里也有过短暂的停留。但最终都无疾而终。

其中差点就成为雨润白武士的,是我们熟知的孙宏斌。据说当时孙宏斌的并购方案只差临门一脚了,但最终流产,原因居然是因为涉及整体并购,需要祝义财一个亲笔签字,但没人能联系上祝义财。

包括他的秘书、司机等人,都被严密的监视居住,无法与外界自由沟通。老婆当时在国外,兄弟和妻弟等人,均无法代表祝义财。

不得不说,监视居住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手段。有关部门办案,尤其是牵涉政商关系的案件,这一招非常有效。换一个说法,就是断绝大佬跟外界的联系,以便持续地协助调查。

失联少则半年,多则一到两年。这期间,如果有的涉案者沉不住气,自己就露出马脚。这叫以静制动,通过设置信息壁障来制造囚徒困境,促使涉案人员的互相揭发。

关于祝义财所涉何事,媒体已经多有报道,与江苏和南京当地落马的牵连,肯定是跑不了的。但雨润的并购者们都相信,至今没能出来,必定还有着更高级别的牵扯。拆姐也听到过不少风声,但目前无法证实,就不细说了。

首先是信心的丧失,对企业的前景感到担忧、对运营能力丧失信任,债权人开始逼迫。问题从流动性开始显露,进而传染到其他方方面面。如果宏观大环境不好,加上企业本身还存在管理硬伤,则会加速这种崩溃。

此前雨润为了高速扩张,杠杆放到了极大。这些杠杆,让这家民营企业在极短时间里冲进了500强的前列,但也在企业出现危机时成了最致命的稻草。

以上市公司中央商场为例,大股东江苏地华及祝义财在中央商场持有的股份,分别被前海万通、华融资产、中海信托、华润深国投信托、中航信托、华能贵诚信托、安徽国元信托、西部信托、信达资产等债权人轮候冻结。

按现有股价计算,这部分股权总共市值近60亿。可以想见,作为大股东的祝义财,曾为旗下各个子公司的融资提供过多少的担保。这些担保,在企业一切顺遂之时无关痛痒,但是危机显露时,则成为一个个火药桶。

比如雨润这把火,就渐渐走向失控,蔓延到其他企业,在金融市场波及更多的机构。比如毕国祥以及他的天津宝迪公司,就因此躺枪。

早期,毕国祥是雨润的创始人之一,并担任了雨润总裁。后来,不知何故,毕国祥从雨润出走,创立江苏润恒和天津宝迪。

至于原因,有人说是毕国祥与祝义财产生了矛盾,也有人说这是祝义财把鸡蛋放在另外的篮子里,以便减少风险。总之,毕国祥的创业脱胎于雨润,跟雨润的模式也极为一致。几乎相当于在雨润之外再造了一个雨润。

拆姐一个非常核心的信源透露,在2015年祝义财被带走,雨润出现危机之时,祝义财家人四处求援,找到毕国祥。毕国祥曾从天津宝迪的经营资金中,拆借出大概30亿,作为支持雨润度过危机的过桥。

岂料雨润的危机持续放大,没能正常偿还这笔过桥。结果毕国祥和天津宝迪就遭了秧,资金链几乎锻炼,自己的经营受到影响。

2016年的胡润富豪榜,毕国祥的身家为67亿元。所以这30亿过桥,绝对不是小数目。想来,应该是毕国祥从各大债权人的中匀出来的,但最终引火烧身。

资料显示,在2016年跟天津宝迪打过官司的金融机构众多,包括:昆仑信托光大银行、天津农商行、农业银行、华夏银行广发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星展银行等。

拆姐觉得,如果可以选择,他一定不想随身携带一个包。尤其是这个包还是外部强加给他的情况下。

曾经一度,天津宝迪作为一家势头不错的创业企业,手握近百亿授信,据说有三十家银行争着给它提供。而如今,却避之唯恐不及。

此前,天津宝迪野心极大。引入大型私募,积极筹备上市。让毕国祥最引以为自豪的国际金融巨头德意志银行参与其中,据传注资金额达到6000万美元。

天津宝迪当时的计划,是借引入私募的资本优势,大举进入中国大宗肉食品消费市场,在全国建立十大肉食品工业园,甚至打算“与雨润、双汇三分天下”。

如今,打算三足鼎立的其中两强,都自顾不暇。中国肉制品市场不得不重新洗牌,已经出现整合的苗头。

随着天津宝迪遭遇困境,德意志银行与毕国祥之间,已经产生难以修复的裂痕。双方甚至打起了官司。由于承诺的未按时偿还,德银将天津宝迪告上了法庭。

资料显示,2016年1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德银与天津宝迪、毕国祥之间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最终德银胜诉。天津宝迪不服,甚至起诉至最高人民法院,并在当年8月被再次审理,但依然败诉。

德意志银行对中国的畜农产品市场曾有过大手笔的布局,比如收购过上海某猪场的股权,对天津宝迪的投资也是其中的重要部分。如今,这家外资巨头无疑遭遇到了难以描述的挫折。

而毕国祥引入私募和上市的计划,无疑也泡汤了。这一切,都源于一只蝴蝶扇动翅膀:祝义财接受调查。

作为雨润背后的影子企业,天津宝迪与它的一系列困境,与祝的事有着隐秘的因果。这一事件还在继续蔓延,并深刻影响着中国房地产、肉制品、保险等多个局部市场。

无端卷入的企业危机,本就让他应对不暇。在这个大背景下,毕家女孩在海外被害,无疑让这个家族,让两个本就动荡不已的企业,再次增添了一丝悲剧的宿命色彩。

新芽NewSeed致力于为早期创业者、创始人和天使投资人提供又新又快的创业资讯、数据、创投融资对接、创投学院,新芽是创业者都关注的资本聚集地、你就是下一个独角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